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2190章 猎杀的魅影

咪乐|直播|app|手机版 就此而言,“要利用外国人的视角拍中国电影”的说法,并非没有道理。

画地为牢(百炼成钢) 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说太阳区是敌联盟的势力,但是目前天门的人也渗透不少。

先不说,这里有天门最顶尖的战力—天门七武士的存在。

你劫囚车,你还敢这么嚣张?

骨魔沉声怒吼道“剑爷,这几个小子,就不劳烦您拔剑了。”

说话间,他的身体开始飞速的消瘦了下去,瘦成皮包骨,尤其是脸上,眼窝深陷、高颧骨显眼,看起来就跟一个骷髅似的。

但是剑红颜说“别冲动,还是等夜宴调查他们的底细来比较好。”

“别等了。”,这个时候,耳机里面想起了司雯婧的声音

“三个刺儿头。”

刺头,是夜宴比较讨厌的一种称呼,因为发展到现在,夜宴的数据库里面,一个人小时候穿的是什么牌子的纸尿裤,都能够能够查询出来,但是偏偏有些人,那就是一片空白,出生地、姓名、学历、购物信息等,统统都是一片空白。

你说他们是新人吧,很明显不是,他们更像是“时代中的潜伏者。”

你说他不是新人吧,那么资料呢?什么资料都没有。

所以干脆直接叫刺头,因为什么都不找到,他们的资料,比你的兜儿,还要干净。

叶天澜三人全部都右手碰左拳。

三人集体凶礼:

天劫邪帝组·九流,见过群英殿副殿长,替天八号。

骨魔立刻看了吞吞一眼,他说的真的没错,邪帝组的人真的来了,九流?什么组织?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号呀,剑红颜大哥是老时代人,他…

骨魔的眼睛看向剑红颜,只见他也是沉重的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二位爷。”

晟狱开口说道

“来之前,我们的少主交代过,能何谈绝不动手,要不然,把吞吞乖乖的给我们如何?”

“你在想屁吃!”,骨魔说道“怎么,怕啊?”

这倒不是。

晟狱洒脱一笑,然后用手指点了点脑袋

“我们九流的人,脑袋都不太好使,医生检查过,说我们的体内,有一种叫做疯狗病的存在,意思就是待会儿打起来收不住,害怕场面太血腥,吓到了二位爷,天门的人,都是爷嘛,那都是掉了一根头发,都要紧急送往医院的那种。”

骨魔咬牙切齿的低吼

“你小子,多少有点遭人恨了。”

“身为天劫的人,我是让你们天门的人喜欢的吗?”

晟狱用力的晃了晃脖颈,看着身边的叶天澜和余香说道

“既然二位爷不同意何谈,那就…得罪了。”

话音刚落,骨魔只感觉到一股恐怖的风势立刻在眼前爆发开,随后,前一秒还在天台上面的晟狱,下一秒已经到了骨魔的身边,随着“咚”的一脚重踢,骨魔的身体带着一股股白色的流烟,直接飞舞了出去。

他的身体飞舞出去百米之远,直接冲破了一堵墙。

墙体的碎块将骨魔的身体淹没,旁边的天战们立刻纷纷围了上去。

晟狱淡淡的说道“真是弱不禁风的身体呀,就稍微的碰了你一下,居然就能飞那么远,啧啧啧,兄弟,你是跳远比赛跳到替天的第八名的吗?”

话音刚落,猛然的转头,看着剑红颜。

此时此刻,剑红颜的手放在剑把上面,正欲拔剑,但是,他感觉到一股极强的威压,让自己的身体根本动弹不得。

“太阴极光剑,好剑,好剑。”

不过…

“我让你在我面前舞刀弄剑了吗?”

话音刚落,晟狱迅速的冲刺到剑红颜的面前,一拳上去,重击在他的脸上,剑红颜的身体顷刻间如同沙袋一样,身体翻卷着飞舞了出去。

“不是吧?第九大道上面,是不是天门给我们天劫的人放水了,怎么押送的大将,实力都这么弱,这是瞧不起我们天劫,还是瞧不起我们天劫啊?”,晟狱故意重复了两边,而后看着旁边的天战们,老凡尔赛的说道

“你们不会只会拿把破枪,扣动扳机,在哪里嘟嘟嘟吧?”

这家伙…为什么…实力如此之强?骨魔和剑红颜都是从地上慢慢的站起身,震撼的看着晟狱,而他则是惊讶的说道

“不会吧?不会因为我只是九流的一员,而看不起我吧?”

啊…

随后他想通的说道

“别人固然不会,但是天门的人,都会有一种恶臭的高傲感,你们当然会,所以才会被我打飞出去,不是吗?继续,就行保持你们这份高傲感,觉得别人都是渣渣,自己牛叉哄哄就完事了呗?天门的崽子们,舒服的太久,忘了疼痛是吧?”

晟狱说完懒洋洋的笑了笑,随后一步步的朝着吞吞走过去。

旁边的枪筒纷纷的对准了他,直到剑红颜一声“开火。”

话音刚落,所有人也都是纷纷的扣动扳机,但是,所有的冲锋枪仿佛彻底的哑火了一样,根本放不出来一颗子弹出来,骨魔指着一旁说道“是哪里。”

剑红颜循声望去,是胡桑,他左手抓着花生米,右手抓着一把烤焦的夏蝉,一边吃一边狞笑着“跟我没关系,跟我没关系。”

但是,胡桑全身都爆发着一股恐怖的红光。

而剑红颜检查了一下枪支,根本就没问题,一切正常,但是,就是爆发不出来子弹。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能力?

“傻站着干什么?我还等着你们来阻止我呢。”,晟狱说道。

“拔刀,杀!!!”,剑红颜再次一声令下,旁边数以千计的天战们里三层外三层的将晟狱围住,而同样是这个时候,从旁边的楼房中,两个身影迅疾无比的冲刺出来。

乃是姜阴跟鬼杀。

“各位天门的爷们儿,如果你们有自信,你们的战刀能够碰到我的身体,请你们尽情的进攻,我不还手,我保证,我不还手。”

晟狱双手放在卫衣的口袋里面,朝着前方的吞吞走过去。

离他最近的一大群的天战们举起战刀就要劈斩的时候,姜阴和鬼杀跳跃到了晟狱的身边,先看姜阴。

他的手指甲起码有十几厘米长,双手横扫过去。

那指甲,似乎具备着恐怖的高温一样,在天战的身体上面留下一条条的抓痕,很快,那些抓痕上面“嗤嗤嗤…”的喷发出一股股腐蚀性的浓烟,天战们都疼的捂着伤口,放下战刀,纷纷的倒在地上。

“小心点,趴在地上,可是比站着,疼痛还要加重很多的哦。”

姜阴一边说,一边冲刺人群,他身法鬼魅无比,一边带着女鬼般的笑容“嘻嘻嘻”狂笑着,一边身体飘来飘去,根本就找不到实体在那里。

而对比起姜阴的飘忽不定,鬼杀则是要更加的恐怖。

他十根手指上面缠绕着牵丝线,操控着一个穿着肚兜的木偶娃娃,那娃娃的手中,拿着两把尖刀,更加恐怖的是,娃娃全身的关节都被牵丝线所牵引着,这导致他的脑袋能够扭来扭去,双手更是能够拐动出一些非比寻常的尺度。

“擦擦…”

木偶娃娃握着两把尖刀在人群中不断的杀戮着,鲜血飞舞中,一个个的天战在他的身边迅速的倒下。

有十几个天战同时握着战刀冲刺过来,刺向鬼杀的身体。

牵丝线一个拉扯,冲刺出去三十多米的木偶迅速的拉扯回来,娃娃的双手不断的旋转,在片片寒冷的刀光,冲刺过来的天战的身体被切割出一道道的伤口。

鲜血飞舞中,纷纷的倒下。

而那边的姜阴将一个天战杀死后,五根手指融化了血肉,进入他的体内。

将他的一根血骨头拆掉,拿出来。

姜阴用指甲在骨头上面钻了一个洞,放在嘴巴里面美滋滋的吸了一口。

吐出一口赤色的血色烟雾,那烟雾竟然是骷髅的形状,恐怖如斯。

而这个时候,晟狱也移动到了囚车的旁边,伸出双手,将铁栏直接掰开,吞吞喊着小心的时候,他身边的一个定时炸弹已经启动,而这个时候,旁边的虚空中,一个渡魂漩涡转动起来,萤宁从漩涡中冲锋而出,先是以娴熟的手法将定时炸弹解开,随后鸟爪将定时炸弹抓住,带着它,飞入了渡魂漩涡里面。

“撤退了,弟兄们。”,晟狱喊道。

姜阴和鬼杀同时从人群中杀出一条血路,来到他的身边。

干掉了皮卡车司机后,骨魔和剑红颜带着一大群人正朝着这里冲锋过来。

“二位爷,九流出现在时代的规矩就是开场不杀,就跟麻将一样,第一把不胡,是一个道理,你们也死了不少的天门弟兄,这次,就算是我们正式打招呼了。”

“毕竟囚车,是夏天对我们发起进攻的一种方式,我们这也算是还礼了。”

那么接下来…

晟狱的眼神慢慢的冷酷了起来,随后,他猛然的一抬手,“轰…”的一声,重声爆炸,一团黑色的屏障从大地中爆发而出,将剑红颜他们全部都阻隔在外,下一刻,晟狱一脚踏地冲刺到天空中:

云上浮图-神之星辰陨落。

“嘭…嘭…”

气浪爆发中,两大“古神魔偶”袁天罡与李淳风的幻象呈一金一银之色,围绕着晟狱周身旋转后,金银之光束冲天而起,随即在夜幕中,六颗巨大紫色光点的星辰从天而降,下一刻,星辰分散开,冲击在晟狱周围的建筑上面。

刹那间,紫色的波纹“嗡嗡嗡”的从建筑上面扩散而出,随即,建筑通体被紫光所包裹,下一刻,在紫光之中,一声声低沉的怒吼声纷纷的爆发出来。

紫光扩散,六个建筑在星辰的影响下,居然变成了六个神魔偶:刑天。

“这是什么招数?”

别说战场中的剑红颜跟骨魔,就连夜宴他们一群人也全部都看呆了,这种招数在时代中见所未见,要知道神魔偶可是何等的稀有,更何况,刑天应该是坤沙的魔偶才对,怎么可能就被晟狱这样随便的召唤?

“是幻象吧?就如同一缕云烟那般。”,剑红颜说道。

但是下一刻,六个无头、四臂握斧、身高数十米的战神刑天,胸膛上面的嘴巴张开,爆发出一阵阵恐怖的音波咆哮,“轰轰轰…”,战场中被音波震的灰尘四起,无数的天战们纷纷的舞动着耳朵不敢正视,而一头刑天握着战斧,直接一瞬之间劈斩了下来。

战斧落入了人群中,货真价实,当下十几个人被直接斩成肉泥。

“不是什么云烟,这些…是实体!!!!”,剑红颜倒抽了一口凉气。

晟狱平静的降落在了车顶上面,吹了一个口哨,后方的叶天澜、余香、胡桑等人,全部都纷纷的隐入了黑暗的角落之中。

“那么二位爷,回见,下次你们最好祈祷不要碰到我,否则,我能够让你们吃尽苦头,对了,赶紧联系一下七武士那边吧,往后你们遇到的对手,那是越来越强大,就靠几个的话,天门的脸,都要被丢的干净了。”

“刑天很好玩的,你们慢慢玩吧。”,开车的鬼杀一脚启动油门。

吞吞临走之前对着骨魔挑衅的竖起大拇指:我说过了,我能活,你偏偏不信是吗?对了,你可别被神魔偶直接杀掉了哦。

“喂…喂!!!”,骨魔气的牙齿都在痒痒,跑上前想要追踪,但是身后,一抹恐怖的风势直接压制了下来,回头一看,是四把斧刃齐齐的砍杀下来,他拿起武器一个抵挡,双脚顿时被震的踩踏进入了大地之中。

而这个时候,一个疾驰的身影从远处迅速的移动过来,是飘雨之零。

他的速度很快,在月下如同一道银色的魅影般,几个弹跳之间,一头刑天发现了他,四臂舞动,战斧劈斩下来的时候,零一脚踏地,身体顷刻间变成一股银色的刀锋,而后径直冲刺。

“嘭…”

一声破响。

这头刑天的背后爆发出一大股的血花的同时,零也穿透了他的身躯,破体而出…

第六大道,战屠押解的这边,黑暗世界的空王的支援,被战屠打的节节败退,黑暗世界这边应该没戏。

第三大道这里,凤凰翎的人马也被纳兰流沙杀戮的干干净净。

流沙听到了剑红颜那边的消息后,淡淡一笑,原本以为这次的任务很简单的时候,突然身后,一股破空声传来。

一枚银器被流沙一把抓住。

“堂前飞燕?”,流沙看着手里这个暗器,顿时凝眉。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