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优视频下载

咪乐|直播|ios 两会后一周内的市场表现令人欣喜。

“拍!”于光咬咬牙,下了决心,挥手一拍腿,“这部电影我拍定了,自己投资,赔了赚了都是它!”

“不是先用话剧试水吗?”锦初眨眨眼。

静安观主轻咳一声,不去看于光一脸的尴尬,这姑娘长的让人热血沸腾,但是一言一行就像是一盆冰水,让人哇凉哇凉的立刻恢复理智。

“哈哈,于导,你的这个决定太明智了,放心,话剧我们给你拉投资!”跟着静安观主前来的范教授好心情的拍了拍于导的肩头,“我们的子弟都是热血青年、人才辈出,会给你一份满意的答卷的!”

锦初笑而不语。

阳光充足,斜射进城里有名的西式餐馆里。

窗边光线最明媚,照的坐在雕花扶手椅上的美人连肌肤上细软的绒毛都一清二楚。

她身着一身修体旗袍,软缎光面的材质突显女子凹凸有致的优点,却也淋淋尽致勾勒出她的缺点。

而她,脊背挺直,双腿曲斜,坐姿高雅大方,腹部和臀间的弧度完美的挑不出一丝错误。

很多男士从窗边经过,即便看不清美人的脸庞仍是被迷的错失了方向。

田学文一进西餐厅,就被正面的美人如玉所吸引,皙白的手指拖着咖啡杯,樱红般的唇瓣被渲染了水嫩的光泽,少女一挑眉一勾唇,美的像是勾人的妖精,可那眉宇间雾蒙蒙的迷离,又让那份吸引力变得无辜而又纯洁。

静止了半响,田学文才托了托眼镜慢步走过来。

粉嫩小妹漫步时俏皮可人

侍者迎了上去,见他一身典型的学生服洗的发白,并没有透露任何异样,只是轻声询问,“您是用餐还是下午茶?”

在侍者那身高档制服的衬托下,田学文敏感的察觉自己的衣着和这里格格不入,他一手托了托眼镜,一手把那叠书抬起,略显局促道:“我是半工半读的学生,我是来给赵小姐送书的!”

“您这边请!”

锦初是常客,她不吃西餐专点咖啡和甜点,人长得又漂亮又没有架子,所有侍者对她都很熟悉。

将田学文引了过去,很快另一名侍者上了杯柠檬水。

田学文抿唇看了眼干净的玻璃杯,即使已经渴的嘴唇干裂,仍是没有动桌面上的一丝一毫。他怕一杯清水的价格能花去他一个月的花销。

“喝什么?”

锦初放下咖啡杯,俏皮一笑,像是没有看见他的不安,推荐着,“他们家蓝山咖啡不错,味道浓郁还不那么苦涩,我请客,算是谢谢你不辞辛苦的为我送书过来。”

“不用了赵小姐,这是我该做的!”田学文双脚动了动,半垂着头不去看那张让他夜夜生梦的惑人脸庞。他面上不显,心中却极为忐忑和紧张,唯恐自己的一言一行流露出与这种奢华优雅的地方完不符的穷酸与傻气,惹人嘲笑。

“怎么,你是嫌弃我的出身不好?所以不愿意赏脸!”锦初似笑非笑,身姿随意的向后一靠,仿若一张慵懒的猫儿舒展了腰肢,活色天香,连一直处于拘谨小心的田学文都无法自己的抬头望去,眼底带着一丝惊艳和讶异。

“赵小姐你怎么会出身不好?您一看就是名门闺秀,许是家里遭了是非,可气质修养是骗不了人的。”

“你这话我爱听。”锦初似是被逗开心了,笑颜初开,明媚而灿烂,一下子打破了身上典雅成熟的气韵,变得稚嫩爽朗起来。

他双眸迷离,盯着她的笑容有几分的投入。

只听一声清脆的响声传来,他乍然回神,发现是咖啡搅拌棒无意间碰触杯沿的声音,顿时为自己的失态赤红了脸颊。

锦初垂着眸仿若没看见,随之轻挥手唤来了侍者,轻柔道:“一杯蓝山,额外加一份糖和奶,谢谢!”

虽然西餐在此时颇受追捧,但很多人仍是不习惯咖啡的苦涩,黑咖啡加糖加奶的不在少数,侍者并没有异议,倒是锦初身子前倾,语调轻松,略压低,“其实不该加这些的,只是我怕苦,不知道你能不能吃苦,所以自作主张。”说着她眨眨眼,调皮的吐吐舌头,“你懂得!”

田学文砰的心跳加速,双手握紧衣摆,草率的迎合着点着头,恐怕连锦初说什么都忽略了,只能看见她一双近在咫尺完美无瑕的脸庞生动多姿,美的如娇花绽放。

正好此时上了咖啡,他难以拒绝的举杯喝了一口,顿时被那甘苦甜涩的奇怪味道充斥了喉咙,唤醒了大脑,他勉强咽了下去,脸庞不自觉的皱的紧紧的,这才看见侍者刚放下的糖和奶以及侍者惊愕的神情。

噗嗤!

一声甜美的笑声陡然传来,在安静的西餐厅有几分突兀却又夹杂了许多属于少女的活泼和美好。

本来有些羞恼自己紧张到失态的田学文不知为何,看到少女不加掩饰的真实笑容后,顷刻心情开阔起来,因为她的笑容极具渲染,让人一见就忍不住会心一笑。

“原来你也不能吃苦!”

锦初忍着笑,眼梢眉尾的笑意怎么压都压不住,神情自然的伸手为他填上糖和奶,“搅拌一下,跟你说个丢脸的事,当初我第一次喝咖啡,被苦的哭了出来,还以为我那些小姐妹是嫉妒我,成心看我出洋相呢!”

看着她修长的手臂伸直,白皙好看的如同玉璧,心头莫名的浮躁着,有甜蜜有狐疑更有激动,田学文拼命想要掩饰自己的心跳,拿起搅拌棒想要搅乱那影响了他神智的醇香之色却握到一抹绵软。

“啊!”少女害羞又惊讶的呼声微响,让他猛然回神,脸庞越发的红润起来。

古铜的大手指尖粗糙,握着奶白的小手软绵润滑,那种巨大的反差,带着异样的和谐,男人的粗狂和女人的娇弱,融合在一起。他能描绘出她的手掌温度以及肌肤的细嫩,心跳简直要脱口而出。

“抱……抱歉!我不是故意的。”一直强装平静自若的男子彻底慌了神,他收回手,慌里慌张的起身,椅子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声响,令他越发羞赧的不敢抬眼,弯了弯腰急切的说:“赵小姐,店里还有事,我……我先告辞了!”说着,头也不回的跑开,像是后面有穷凶极恶的鬼怪追逐般,慌不择路。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